做个窝

杂食性爱好者的仓库。
【全职】爱叶修,爱兴欣。ALL叶主韩叶

【韩叶】大侦探叶修 06

失落之城外城大道上,环城花车游行已经开始。

平时还算开阔的道路两侧早已挤得水泄不通。男士们在艰难地维持绅士礼仪,但总有一大早就喝太多的醉汉搅坏好心情。女士们的帽子几乎能搭起凉棚,上面装饰着的各式各色羽毛和鲜花混杂成让人眼晕的一团乱麻。孩子和小偷在人群中穿梭,惹得不时有抱怨或者怒骂声响起。一部分人群跟随花车队伍缓缓移动,而更多的人则是在向内城涌去。

失落之城的内城区即将成为狂欢节最热闹的中心地带。


兴欣一行人一路玩一路走,到达内城中心的竖琴广场时,已经差不多是到了正午的时候。

广场上人头攒动,人们端着酒谈笑,玩闹,本来化妆舞会将在晚上举行,但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打扮得稀奇古怪。卖食物、酒水、面具和玩偶的小摊贩到处都是。

女孩子们嚷嚷着饿了,便在广场旁的雕花走廊下找了家小露天咖啡馆歇脚。结果还没等他们点的熏鲱鱼三明治和巧克力蛋糕上来,就有人拿着一杯漂亮的饮料向苏沐橙搭话了。

"真是命运的相遇,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男人笑得热切,但还没等苏沐橙拒绝,一只修长白皙但明显是男人的手伸过来抽走了那只细长的玻璃杯。

叶修把一杯牛奶放在苏沐橙面前,然后向那个男人说:"真遗憾,命运指引了错误的相遇。"

听到这话,男人也不纠缠,依旧绅士地表示了歉意,然后走开了。

叶修拿着那杯饮料在阳光下晃了晃,杯中液体一层一层不同的色彩泛起,在晶莹的玻璃杯壁上折射出璀璨如宝石的光芒。

"多少年了,居然还是用这种东西来搭讪。"叶修颇有些不屑地说。

包子一听就站起来掳袖子:"居然用毒药,这么卑鄙!看我去抓他回来!"

众人吓了一跳,忙七手八脚拉住他。但是几个小孩显然都对那杯东西很好奇。苏沐橙看着他们的样子笑了,说:"这是‘命运’,是种酒啦。"

乔一帆说:"哦,我听说过,是用失落之城特产的一种水果和香草酿出来的呢,被称为‘喝起来最不像酒的酒’。"

罗辑问:"那为什么要叫‘命运’这个名字?"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据说用它来搭讪,就能找到命运的另一半。"

叶修哼了一声,嫌弃地把那杯"命运"丢在桌上:"什么命运,明明就是厄运。我告诉你们,以后别随便喝这东西。"

苏沐橙点点头:"虽然很好喝,一点都不像酒,但后劲很大,不会喝酒的人千万要小心。"

魏琛耳朵一动:"我们的叶大侦探看来也曾经栽在‘命运’上过?"

叶修呵呵一笑:"谁没有曾经栽在命运女神的恶作剧上呢,老魏要不要来分享一下你栽倒的传奇故事?"

魏琛喷了一口烟:"说出来怕吓到你们这些小朋友。"

众人纷纷对魏琛表示鄙视。


吃完最后一口蛋糕,陈果和唐柔手挽手去散步,随后苏沐橙和楚云秀也拉着莫凡去逛各种小摊点。包子揽着罗辑跑去赶鸽子,罗辑被拉得有点踉踉跄跄。魏琛把乔一帆和安文逸一边一个箍在臂弯拖走,说要带他们去见识下好玩的东西。

就剩下韩文清和叶修坐在咖啡桌旁晒太阳。

他们也不说话,就听见周围人声像海浪一样涌来又退去,阳光很暖,风也很轻。蔷薇爬满了廊柱,又从廊顶垂下来,小朵小朵的挤挤挨挨着,开得肆无忌惮。

叶修垂着眼,用手指慢慢捻着烟卷,也不抽。他出门时带着的一把黑色长柄伞安静地靠在桌角,而他看起来就快在暖和的阳光里睡着了。韩文清面前的咖啡杯底还剩一点冷咖啡,香气也已经消散了。他好像突然对叶修的手指产生了莫大兴趣,专心地看着那细长手指的动作。过了一会儿,他开口,声音轻柔地都没有惊动空气中的尘埃:

"出现了。"

叶修仿佛从沉思中醒来,他抬头对韩文清一笑,说:"韩文清先生,愿意陪我来重温一下十年前的青春么?"

韩文清将他拉起来:"不胜荣幸。"


他们看似缓慢随意地在人群中漫步而过,时而亲密地交头接耳。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进入广场的时候就发觉了。"

"侦查能力不错啊。"

"你也不差。"

"哎呀,老板娘和小唐分开了……老韩你刚才没找到她们吧?"

"……"

"别不好意思呀我又不会嘲笑你……咳,你看她们的帽子上。"

"白羽毛?"

"是啊,包子拔了隔壁家养的大白鹅翅膀上的毛。"

"…………"

"啧啧,一个跟踪狂,穿得跟要来相亲一样。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想知道。"

"太不敬业了老韩。"

"我只想知道他能在监狱里呆多久。"


竖琴广场并不是规整的圆形,围绕着中间的祭台遗迹,周边挤满了高矮参差不齐的建筑,各式街道小巷纵横交错,宛如一张蜘蛛网。

他们准备横穿过广场,捕猎的口袋已经开始收紧,趁着猎物尚未察觉。

这时叶修脚步一顿,随即恢复如常。

韩文清看他:"?"

叶修引着他的眼光看向远处。

嘉世侦探社的副社长刘皓正在那儿。他一边喝着酒一边扭头和身边的一个人说话,红光满面,看起来兴致很高昂。他的同伴背对着这边,看不清是谁。

韩文清问:"要查吗?"

叶修说:"要,不过不是现在。"


广场中心的祭台遗迹上有一支小型乐团正在演奏。就在他们经过祭台前面时,原本散漫的乐曲突然一变,轻快的小步舞曲在广场上蔓延开。

人们像是被这乐曲召唤了一样,纷纷开始聚集,并排开了小步舞的队形。广场上顿时拥挤混乱起来。

"糟糕!"叶修心下一沉,向广场上四处一望,那几片白色的羽毛导向标已经完全被人海淹没,不知所踪了。

叶修和韩文清对视一眼,然后一齐甩开脚步奔跑起来——

密集的人群像是粘稠的、不断流动的水,阻碍了他们的视线,拦住了他们的道路。跑出一段后,他俩已经被人群彻底隔开了。


韩文清已经把身上的气势完全放了出来,推挤到他跟前的人们纷纷向旁边躲开,但是人数太多,没有四散开的余地,最后也只是随着韩文清前进而在他身前开出一线窄道,看起来简直像是大白鲨游进了沙丁鱼群。

不过他这边的阻力还是小了很多,而叶修已经完全不知道挤到哪里去了。在叶修身影彻底不见前,他只看见那人的风衣衣角消失在和他完全相反的方向。

——和曾经做过的很多次选择一模一样,他们总是彼此背向而行。

韩文清转头朝自己选定的方向快速前进。穿过人海之后,便进入道路杂乱的建筑区,和预定的集*合点隔了一大片低矮破旧的石头房屋。

韩文清毫不停留,几乎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一个路口有乌鸦石像的街道便向前跑去,在第四个岔路口右拐,向前,向前,雕着天使像的门墙已经垮了一半,比起十年前更好翻了,再跑过三个路口,马上就可以————

韩文清停了下来。

当年这里有个木栅栏,被他踹了一个大洞。现在这里依然立着一面木栅栏,上面还潦草地搭了个木架子,虽然看起来坚挺地竖立着,但已经腐朽得厉害。

韩文清在心里默默的道了句歉。然后一脚踹了上去。

历经过风吹雨打的拦路障轰然倒地。

韩文清从腾起的泥土灰尘里一冲出来,就听见“哎哟”一声,对面房顶上跳下来一个人,落在下面的干草堆里后又咕噜噜滚到他面前。

然后他就看见叶修灰头土脸地朝他扬起一个得意到欠揍的笑。

——然而,他们总能在相同的终点相遇。


他们汇合后刚拐进一条小路,就看见兴欣先前分开的几只小队正围聚在一起。

包子一眼看见他们就叫起来:“老大!抓到坏蛋了!”

叶修韩文清跑过去一看,正是先前在广场上被叶修调侃过的跟踪狂,整个人被包子死死地按在地上,看起来漂亮而昂贵的外套揉得皱巴巴的,后背上印着个大脚印子。

"你们是谁?放开我!放开我!"那人死命挣扎扑腾。

叶修转到那人跟前,看清楚了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满是惊愕和焦急。

叶修皱起了眉头:“不对……我认得你,你是轮回公馆的人。”

年轻人大叫:“我是杜明!唐柔!唐柔有危险!放开我!"

叶修发现女孩子们都不在这里,急声问:“唐柔人呢?"

魏琛大惊:“你就是那个把求爱信写成恐吓信的家伙?!”

罗辑慌张地回答:"柔姐往前面去了!"

包子手一松,杜明扭身爬起便往前冲,一时之间把最快反应过来的叶修都甩在了身后。


杜明是在赛马场里认识唐柔的,之后偷偷爱慕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写下了第一封求爱信。他精挑细选了很久的信纸和信封,怕太花哨了显得自己轻浮。来来回回写了撕撕了写有十几遍,最后怕自己字太丑而用了打字机。最后抖着手把信投入邮箱,他觉得简直像刚完成了一场决斗,甚至都没发现自己忘记了署名。

在狂欢的人群里看见了唐柔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再次不争气地胆怯了。甚至都不敢上前去搭话,只能默默跟在她和她的朋友们后面。直到唐柔和同伴们分开,他准备上前表白时,却发现,另外也有一个人在鬼鬼祟祟地跟着唐柔。

他慌忙追赶上去,却被一群奇怪的人打倒了。


杜明一头冲进了拐角的小巷,眼前所见让他焦急地几乎要大叫出来——

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正从唐柔身后向她扑去,而走在前面的女子几乎毫无所觉……

下一刻,男人如遭重击般后退几步,弯腰捂住了肚子。

鲜红的裙摆划成一个圆,像是在空气中盛开的花。唐柔旋身,几步抢上,没等袭击者喘过气,又提脚狠狠踹在男人两腿间。

男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唐柔一脚踩上男人胸口,弯腰从小腿处抽了一把匕*首挑开了那一副怪笑神情的小丑面具,和衣裙同色的匕首手柄在空中挥过,在杜明眼中印下火焰飞舞过的鲜亮残影。

他后背再次被重重一击,扑倒在地上。


叶修和韩文清一转过拐角,就看见杜明趴在地上,楚云秀一只脚正踩着他的后背,苏沐橙握着一把小小的弓*弩,尖锐的箭头正对准了杜明的脑门。而在小巷更深处,一个男人浑身颤抖着蜷缩成一团,小丑面具掉在一边。陈果正向唐柔跑去,而唐柔手握匕*首,充满警惕地望着躺在地上的男人。

叶修放松手指,将紧握在手中的长柄黑伞挂回臂弯,长长呼出一口气,和韩文清对视一眼,摇着头笑起来。


夕阳如同燃烧起来一样,映照得每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

杜明目送兴欣的众人绑着真正的犯人,坐着船走了。

他手中捏着一块蕾丝手帕。心里满满都是先前唐柔看到他额头上磕出了血,拿出手帕压在他额头上的样子。她笑得明媚,说:“谢谢。”杜明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比夕阳还红。

他喜滋滋地回想着今天坎坷而幸福的遭遇,突然想起来那个拿着把大黑伞的男人,似乎……有点眼熟?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他?不过一转念,他突然想起忘记向唐柔介绍自己了,更遑论表白,心里都是懊悔。


在太阳已经落入海水之中,漫天云霞蔓延着仿佛燃烧着末日之火时,狂欢节最重要的祭典开始了。

游行的队伍缓缓进入竖琴广场。这只队伍人很多,都穿着从头罩到脚的纯黑色长袍,脸上戴着雪白的没有五官的面具。他们只是沉默着前进,没有多余的声音和动作,像是被观看的黑白默剧。周围人群欢闹沸腾,然而游行的队伍仿佛被盖上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子,周围喧哗的人声像是两岸杂乱的树木,丝毫无法触及中间寂静如死的河流。

这条死寂的河流沿着广场绕行,最后停留在祭台前。从黑白色的队伍中走出一个穿着血红长袍戴着黑色面具的人,登上祭台上临时搭建起来的火刑架。手持火把的女祭司点燃了火刑架,浇过易燃物的柴堆轰然窜起爆裂般的火焰,吞没了火刑架和其上的瘟神。

那血红的身影在火焰中舞蹈般地跃动着,然后消失了。

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欢呼。随后广场四周的篝火堆也相继被点燃,身穿奇装异服,佩戴各式面具的人们不断涌入广场。

如同身处梦境与异界的假面舞会开始了,并以此拉开彻夜狂欢的大幕。


叶修和韩文清并排站在一起,沉默地遥望着广场上映红夜空的火焰。

夜风忽然大了起来,吹散了叶修唇间香烟上长长一段烟灰。

马蹄和车轮的声音响起,他们叫的马车到了。

叶修拍了拍沾上衣服的烟灰,说:“这就回去?真不考虑跟我们一起过完狂欢节?”

韩文清说:“再和你抓个贼?”

叶修不满地哼哼:“来一次损坏一次公物,太费钱了赔不起。”

韩文清“呵”了一声:“你有出过钱吗?”

叶修超他吹了一口烟:“我是抓坏蛋的功臣啊,你好意思让我出钱?”

韩文清伸手掐了叶修嘴上的烟,在他的怒目而视里突然问:"你的烟斗呢?"

"那次走得太急,后来找不到了,可能丢了吧。"提起这个,叶修满脸痛惜。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只说了句:“少抽点烟。”然后转身上了马车。

叶修慢腾腾跟过来,在韩文清转头跟他道别时,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拉低他的头,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然后挥挥手,转身走进夜色里。


马车走在通往帝都的道路上。

在马车规律的哒哒声里,韩文清闭上眼睛却无法入睡。他的手触到衣袋中的硬物,便将它拿出来,就着车厢内有些暗淡的光线再次打量起来。

那是一枚金币,上面铸刻着精美的图案——

百合花正围绕一把长剑盛开。


第二幕•瘟神与狂欢节 完


评论(2)
热度(45)

© 做个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