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窝

杂食性爱好者的仓库。
【全职】爱叶修,爱兴欣。ALL叶主韩叶

【韩叶】大侦探叶修 04

第二幕:瘟神与狂欢节


四月的失落之城,是连神也堕落了的,充满欲望和犯罪的狂欢之地。


韩文清乘坐的马车被堵在了月亮桥。

听说韩文清是要来失落之城时,马车夫愉快地接下了这趟生意,而现在当他们被困在这里时,马车夫竟然不顾韩文清糟糕的脸色开始明示暗示地赶人,实在是勇气可嘉。

不过韩文清知道,当人处于一种集体性的癫狂状态之中时,做出什么胆大包天的事情都不稀奇。

现在的失落之城,就是满城都弥漫着这样一种能让人失去理智的氛围。

前前后后持续近一个月的狂欢节,是失落之城久负盛名的传统节日。而最著名最盛大的庆典即将于这两天上演,更是使得整个城市像一口就要煮沸的锅,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奔赴这个位于海边并不算太大的城市,投入到这一年一度的狂热的盛宴。

韩文清并不愿阻拦马车夫的寻欢作乐之旅,他痛快地付了车钱,然后看着那个年纪看起来已经完全不是冲动少年的男人飞快地把马车丢进城外的马车旅馆,随后便一头扎进了热闹的人群之中。

韩文清不由得揉了揉眉心,然后拎起皮箱,别无选择地汇入嘈杂而斑斓的人群的河流。


月亮桥是失落之城十三座进城的桥其中之一。现在,这十三座桥无一不被塞满,人群涌向城内,像雨季洪水爆发时势不可挡的江流。

韩文清被这河流裹挟向前,他有些庆幸自己的前进方向是进城而不是出城,否则就算他拿出一如既往的气势和行动力,恐怕也敌不过这壮观的人潮。

然而不久之后他就发现了被迫随波逐流是件多么不可靠的事情。当他身边的人群终于稀少了一点儿,而他能停下来喘一口气歇一歇的时候,韩文清发现自己此时所在的地方离他原本计划要去的酒店隔了大半个城区。

韩文清站在水岸边,有些头疼地思考接下来的该如何行动。

这时他眼前的水道上晃晃悠悠地漂来一艘失落之城特有的游船,一道他睽违了五个月之久的嗓音懒懒响起:"看啊,那位不解风情的警察先生,不也是在失落之城热情的怀抱里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嘛。"


装饰华丽的船上坐了挺多人。

一位剪着时下在年轻贵族们中流行的齐耳短发的女子坐在右前方,火红的裙装衬得她眉目极为英气俏丽。坐她身边正和她头靠头说说笑笑的女子容貌也很漂亮,高高扎起的马尾很精神的随着船身轻轻晃着,只是在看到韩文清后神色有些畏缩。后面穿着浅蓝长裙笑容温柔甜美的正是苏沐橙,她背后正靠着的美艳女子则是一身深紫,缀着蓬松的鸵鸟毛的华贵宽檐帽下,一双气势凌厉的凤眼正审慎地打量着韩文清。

而叶修,赫然正以无比悠闲而享受的姿态半躺半坐在这一堆美人之中,看起来和那些肆意胡闹的花花公子们没什么两样。


韩文清坐在叶修旁边,常年的职业习惯和性格使然让他无论何时何地的坐姿都是腰挺背直,和他旁边那个歪歪扭扭快软成一滩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叶修正向他简单介绍这一船的人。

"这是唐柔,"那个红衣短发的姑娘朝韩文清礼貌地一笑,仪态大方得体,"那是兴欣侦探社的老板娘,陈果。"扎着马尾的女子在听到韩文清的名字之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位嘛,你应该认识。"叶修笑着将头向苏沐橙身后侧了侧。

"子爵大人。"韩文清向那个身穿深紫长裙的女子点头问候。

那正是烟雨郡的楚云秀子爵。她也向韩文清颌首回礼:"原来是韩队长。好久不见,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上。狂欢节的魅力真大呢。"

叶修笑呵呵地接上话:"那当然。也不看看谁在这儿。"

楚云秀手指间把玩着一根没点燃的细长烟杆,闻言简直恨不得朝叶修头上敲下去:"以前总说你脸皮厚,现在你根本就是没脸没皮了。"

"脸皮又不能当烟抽啊……"叶修有些郁闷地瞅了一眼楚云秀手中的烟杆。

这时苏沐橙拿了一碟松子侧身递给她身后的一个人,韩文清这才注意到船尾还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叶修似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是莫凡。"

莫凡面无表情地抬眼看了一下韩文清,接过那碟松子又缩回船尾了。

叶修对韩文清说:"莫凡不爱说话,我有时候真想把他和周泽楷关一起,看看是个什么景象。"

韩文清居然真的试着想了一下,然后他轻声对叶修说:"胡闹。"

叶修拿了个金红的橘子塞进韩文清的手里,说:"你要去的酒店现在肯定住满了,要不考虑一下跟我们挤一挤小旅馆?"

韩文清剥开橘子,酸甜的清香在空气里弥漫开:"行。"

叶修伸手拿了一片橘瓣放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那好。哥做好人,把地毯分给你。"

韩文清哼了一声,分了一半的橘瓣扔进叶修手里,然后自己也吃了一瓣。

"味道不错。"韩文清心想。


他们驾着船在内城水道里转悠了大半天,直到太阳快要挨上水面才返身回航。几个女孩子兴致很高,而叶修被女士们围攻不许抽烟,导致有些委靡不振。因此当他们终于回到住处时,叶修简直两眼放光如蒙大赦。

韩文清一把拖住叶修的后衣领,对着面前那些丛簇的小尖顶、高挑的十字窗拱、散落各处的大理石雕像挑了挑眉:"小旅馆?"

叶修扭着身体试图从韩文清手中解救出自己:"韩大队长,有得住就不错了,还挑三捡四好意思?"

神灵作证,在这方面韩文清实在不是个挑剔的人。他只是,对眼前叶修口中的"小旅馆"稍微有些惊讶罢了。

这是一栋虽然有些破败但十分庞大而精致的庄园式建筑,显然是曾经属于某个贵族的家产。而三百年前在这座城市成为"失落之城"后,许多贵族家族要么逃亡出去要么衰落下来,便遗留下许多这样的建筑。现在有很多庄园已经彻底毁坏成为过去时光的遗迹,剩下的也大都有失修缮。而其中一些,会被辛苦支撑的所有者当作临时旅馆来经营。叶修他们这次找到的,正是这样一个有着古老历史,或许还藏了许多传说的老式庄园。


穿过野草疯长,花木也没有得到很好修剪的前庭,厚实木门上的鎏金铜钉已经磨损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空阔大厅高高的穹顶上垂落下蒙着厚厚蜘蛛网的水晶灯台,但是控制灯台升降的开关已经坏掉了。庄园主人为了省钱只点亮了楼梯平台两侧的一对烛台,昏蒙的光照亮了周围一小块地方。叶修说着"先去吃饭",便拉着韩文清绕过楼梯,进入大厅后方的餐厅。

餐厅里倒是显得比外面还要稍微明亮一点。长条餐桌只在一端坐了几个人,韩文清一进去,原本有些喧闹的室内猛然静了一瞬,只剩一个青年咋呼的声音还在嚷嚷着:"交给我!看我一砖拍死他!"

叶修咳了一声:"饭还没好吗?饿死我了。"

"萧太太说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坐在靠近餐厅进门处的年轻人急忙站起来。

叶修一边拉开凳子坐下,一边对韩文清说:"这是乔一帆,你见过的。"

曾经差点对韩文清拔刀相向的少年不知想起了什么,脸颊红红的向韩文清问好。

坐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扶了扶眼睛,主动介绍自己:"韩队长你好,我是安文逸。"

叶修又点了点先前那个大声嚷嚷着意味不明的话语的长发青年说:"这是包荣兴。叫他包子就行。"

包荣兴毫不掩饰好奇地看着韩文清,然后站起来一巴掌拍上韩文清的肩膀:"兄弟你也是老大捡回来的?好眼光!以后跟着老大混,也就是我小弟了,我也会罩着你!"然后又勒着他身边一个戴着眼睛的瘦弱少年的脖子开心地说:"看这也是我小弟!他叫罗辑!"

被勒住脖子的男孩又气又羞又恼:"谁是你小弟了!快放手!放手!"

韩文清满头黑云,用"这怎么回事儿?"的眼神询问叶修。

叶修耸了耸肩,摊了摊手,回以一个"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眼神。


这时主人家开始上菜。不同于这栋房子给人的印象,主人提供的饭菜倒是非常丰盛。

叶修扫视了餐厅里一眼,然后问道:"不是应该还有两对客人吗?他们不一起吃饭?"

闻言乔一帆哭笑不得的对叶修说:"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那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妻,魏大哥他……说了些故事,他们吓得回来就退了房。另外那对恋人,你回来之前魏大哥又跟他们开玩笑……他们不等开饭就回房间了。"

一旁在韩文清进来后就闷头抽烟没说话的男人这时开了口:"一帆你这话说的,好像是我把人家赶走的一样。不信你问问叶修,我说的哪一句不是实话。"

叶修舀了一勺虾仁:"得了吧老魏。自己单身汉一个,看着别人恩恩爱爱就下黑手,啧啧,太不要脸了。"

男人一脸鄙视:"你有脸?我是不像你,从坟里回来,良心都喂了恶魔吧?"

陈果及时站出来阻止可能燃起的战火,并好奇地问:"老魏你说啥了?"

男人挥舞手中的鸡腿:"我只是实话实说。那些小青年,小情侣,怎么都喜欢挑这个时候跑这个地方来?是怕分手分得不够快离婚离得不够彻底?"

陈果有点生气:"魏琛!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魏琛嘿嘿一笑:"老板娘你别生气呀。狂欢节嘛,小年轻能管得住自己?何况这个狂欢节在狂欢什么鬼东西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忘了吧,老板娘你知道这个失落之城为什么叫失落之城吗?"

陈果说:"这谁不知道?三百年前这里遭受疫病,又遇上海水倒灌,本来是当时最繁华的城市,几乎被毁了大半。"

"海水倒灌什么的那都不是最主要的。当时那段历史有个名字,叫什么……‘大瘟疫时代’,这里就是中心。"魏琛眯起眼睛压低嗓音,"人死得埋都埋不过来,城里到处都是尸体,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就那么堆在一起,被乌鸦啄掉眼珠子,被野狗吃掉脸。从外面进来的,从里面出去的,一个都没逃掉,知道为什么现在这里和离得最近的城市之间隔着那么宽的无人地带?因为附近的村庄都死光了。后来再有人进来,能烧的烧掉了,烧化的灰都撒在这地下,烧不了的也都就地埋了。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狂欢节就兴盛起来了,其实是为了祭祀瘟神。所以说,咱们现在的脚底下,这个庄园的下头,说不定住了多少鬼魂呢。瘟神虽然走了,它留下的恐怖的印记可都还存在哪。"

陈果打了个哆嗦,脸上惨白惨白的。

唐柔捏了捏陈果的手以示安慰。她也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魏琛得意说:"当然是因为老夫我知识渊博。"

叶修嗤笑:"学都没上过一天的人,敢在在我们罗辑和小乔的面前说这种话,脸不痛?"

魏琛很不满:"你不知道见多识广也能知识渊博吗?而且这还是学都学不来的好吧。小乔在那个什么微草学会就只能学个叠餐巾,来我们兴欣才是正确的选择,保管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乔一帆不知道为什么战火会殃及他,急忙辩解:"我在微草学会了很多东西,而且我们不学叠餐巾的!"

叶修刚捞了个螃蟹在手上:"小乔别理他。我们魏大船长能为了白银岛驾船闯过风暴角的狂风巨浪,却被失落之城里三百年前的幽灵吓得躲在被子里哭,真是男子汉。"

魏琛听到"白银岛"三个字便骂了句脏话,狠狠踩了叶修一脚,趁叶修吃痛抢过他手里的螃蟹:"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样的美食都堵不住你的嘴,那我帮你吃了算了。"

叶修说:"有出息啊,今天晚上被吓哭了别来求安慰。"

魏琛翻了个白眼:"我听说死过一次的人特别招幽灵的喜爱,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别又被拖进地狱里去。"

叶修呵呵一笑:"我身边有地狱的守门人,什么样的恶鬼都不用担心。"

魏琛想都没想顺势回嘴:"那当然了皇帝的看门狗……"

叶修笑容未变,一脚踢在由于魏琛不规矩的坐姿承受了他大部分重量的一条椅子腿上,魏琛重心一偏,哐当摔在了地上。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如此美食居然都堵不住你的嘴,还是我帮你吃了算了。"叶修慢条斯理地拿走魏琛盘子里还没动过的最后一块熏火腿。

魏琛居然什么都没说,爬起来老老实实继续吃饭。

陈果生气地吼了他俩几句,最后又跑去厨房端了一大盘食物放他们跟前。

韩文清始终埋头吃东西,不管周围怎么闹,眉毛都没抬一下。


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吃完,魏琛扬着手中的纸牌招呼人一起玩,姑娘们围在壁炉边说悄悄话。叶修打了个哈欠,表示一天的游玩太伤神,要先回去睡觉,在魏琛“果然是老了吧哈哈哈”的嘲讽声里转身上了二楼。

韩文清拎着箱子跟在他后脚进了门,随手把门一锁。然后拉起就要往床上倒的叶修,沉下声音:“来,说说吧。专门发电报把我找来就是陪你过狂欢节?”


评论(2)
热度(41)

© 做个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