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窝

杂食性爱好者的仓库。
【全职】爱叶修,爱兴欣。ALL叶主韩叶

【韩叶】大侦探叶修 03

南山公墓是无信者的安息之地。

守墓人是旧教的信徒,他从未畏惧过无信者的墓地。他知道那是一片没有灵魂的土地,众神从不照拂,恶魔也不光顾。

今天那场闹出很大动静的葬礼他也在旁全程观看了。人们窃窃私语中的死神和复活的幽灵他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恐慌如同瘟疫,一旦不小心沾染上就很难摆脱掉。因此他心里多了些奇怪的不明情绪。不过虽然有些揣揣不安,但都还是压在心底里了。

但现在是万物静息怪物出游的深夜,下弦月的一点惨淡白光几乎被浓厚的云层完全吞食,当他拎着一盏不太明亮的风灯穿行在黝黝树影和幢幢墓碑之间时,白天被刻意忽略的那些情绪又开始不安份地冒头了。

擦过耳旁的风里仿佛带着幽魂的嘈杂细语,时不时横岔出来的树枝则像魔鬼的手臂。落叶的响动似乎是有谁在其上行走,墓碑前晃动的影子则是——

"啊啊啊啊————"

绿眼睛的魔鬼!黑衣服的死神!惨白的幽灵!满头蛇发的女妖!

守墓人转身狂奔了起来,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唯一的念头就是——

那些怪物听到了他,看到了他,就在身后追赶他,充满毒气的呼吸就在耳边,冰冷尖锐的手指就要掐上他的后颈,那些幽灵那些鬼魂那些妖魔就要把他拖进地狱了——

头上一痛,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辆马车在林荫道上急速奔驰着。

拉车的漆黑马匹高大强壮,口中喷出的白烟随夜风不断飘散。车厢也是漆黑的,在颠簸中依然门窗紧闭。赶车人一动不动地蜷伏着,比起人形更像一团凝聚起来的黑烟。

在这样的寒夜里,这样一辆仿佛死神座驾的马车似乎正在全力奔向冥界。

突然间两匹马被猛然绷紧的缰绳勒得急停,前蹄高高扬起,惊声长嘶——

马车前面,不知何时出现的黑影正稳稳站立在道路中央,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赶车人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双年轻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戒备,充满敌意地注视着那个人影,手放在腰间,那里有一把随时准备出鞘的短刀。

马车门被推开,白天在葬礼上说出惊人之语的女子探出身来,看清马车前的人之后,轻快地笑了起来。然后利落地跳下车来,轻唤那个依然神情戒备的少年:"小乔,不要紧,不是坏人。"

她对脸色比夜色还要黑的男人说:"韩队,请自便。"然后挽着被叫做小乔的少年远远走开了。


韩文清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魔鬼的蛊惑,才会半夜三更拿着铲子准备去掘墓,也才会疯狂地以一人之力挡在强劲的马蹄前。

尤其在钻进马车车厢后,看见躺在软垫上的那个人正一脸懒散地盯着他笑。

啊,那个蛊惑他的魔鬼,就在这里。


唇贴上唇的时候,韩文清觉得自己在吻一块冰。

男人的唇很冷,沾染着凉风与夜露,带着毒药和死亡的气味。"这是个被死神亲吻过的人",这个念头从未如此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过,哪怕他亲眼看见了他躺在棺材里。为此他们舔舐、吮吸、啃咬,将那些腐朽的、腥苦的气息赶出口鼻,代之以活人的温热和甜美。

纤长的手指安分地摊放在柔软的布料中,刚刚从死亡的牢狱中逃离的身体带着难得的驯服姿态。韩文强突然想念起他们每一次的针锋相对,激烈碰撞,彼此咬噬出的鲜血都火热滚烫。但他知道冥界的主人从来不是可以轻易欺骗的,即使握着黑暗之地的通行证,也要时时刻刻警惕着回头的欲望。死亡之国的毒气腐蚀着他的精神,夺走了他的气力,然而此刻他依然活着,灵魂的光依然温柔。这是比任何神赐的礼物都要美好的奇迹。

手掌探入衣摆,指掌下的皮肤也依然是冰冷的,他耐心地缓缓摩擦着这些冰凉的肌肤,这提醒他这是具不久之前还被棺木和泥土环绕的躯体。手指按压下细微的颤抖,指节轻扣脊骨,粗糙的茧子打着圈捻磨着沾上肌肤的泥土,他用指尖代替眼睛,一寸一寸检查可能存在的损伤。左侧后腰处有道陈年刀伤,疤痕已经很浅了;右后背有道很短的伤疤,当初缝了三针;右边蝴蝶骨下有个小小的圆圆的疤痕,那是子弹留下的……那都是在遥远的昔日与危险擦身而过时留下的印记,而当死神真的想要收割灵魂时,他深恐将无法阻挡那把死亡的镰刀。


当韩文清放开叶秋时,叶秋的身体才勉强恢复了一点活人的温度。

他的脸色依然透着病态的青白,只有嘴唇是鲜嫩的,眼睛是鲜活的。

叶秋平复着喘息,然后看着被韩文清丢在身边的铲子笑起来:"老韩,趁着月黑风高来盗墓吗,真是好兴致。"

韩文清知道这人老毛病发作了,只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开口问自己要问的:"你怎么回事儿?"

"如你所见呗。"

"装死?叶秋,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出息了?"

"老韩不要看不起装死,这是门高深的学问好吗。像你这样只知道横冲直撞的给我装死一个看看?"叶秋鄙视道。

"幼稚。"韩文清毫不留情地呵斥。

"呵呵,这可是我从艺术大师那里得来的灵感,从来不去剧院的人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吗韩大队长。"叶秋反击。

韩文清决定谈话的节奏要自己掌握。

"因为什么?果然还是那件事?"

"是。"

叶秋的应答让韩文清心中一沉:"你查到了什么?"

叶秋苦笑:"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猜想。"

"只是猜想就让人对你的存在坐立不安了?"

"这不正是证明我的猜想已经接近真相,或者……"叶秋挑眉,"就是真相。"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

片刻的沉寂后韩文清开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叶秋翘起嘴角:"当然还是做我一直在做的事。"

说这话时他身上的虚弱与懒散仿佛都被驱散了,那张脸上是他熟悉的像是能放出光来的自信神情。

韩文清忍不住笑了。

叶秋努力露出一个惊吓的神情,却没能像往常那样加以嘲讽,最后自己也笑起来。

思考了片刻,韩文清对叶秋说:"这件事依然在警方的注意范围里,你别乱来。"

叶秋笑得不怀好意:"皇家的猎犬已经被绑上了嘴套,难道还能阻止狮子的捕猎吗。"

韩文清冷笑:"然后再被鬣狗咬上一口?"

叶秋噎了一下。

这时马车厢壁上传来轻轻的三声扣响。

叶秋赶紧赶人:"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就要再回坟墓里一次了。"

韩文清脸色更黑了一点,然后他按住叶秋做乱的手臂,慢慢压过身去:"今天你的葬礼上,出现了你的幽灵啊,叶修。"他在最后那个名字上狠狠咬了下重音。

被这样叫出真名的男人眼里浮出无奈的神色:"那小子果然来了……不过我才是那个幽灵啊。其实这样也好,以后谁都不用再做幽灵了。"

他仰头看进韩文清眼睛里:"韩文清。"

"我在。"

"我是叶修。"

"嗯,我知道。"

韩文清抵上他的额头,与他交换了一个安静的浅吻。


韩文清打开马车门跳下车时,突然想起来一般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挥挥手:"怎么,我不在你就这么寂寞?放心,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韩文清扭头就走,迈开几步后又停了下来。他转身朗声说道:"我不会去学习那种悲剧的道路。我绝对不会放任我的爱人随随便便死在我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就算他看起来死了——"他眼光别有深意地在叶修身上扫了一遍,"我也会把他挖出来。"

然后他迈开大步,很快消失在浓黑的夜色里。


叶修在苏沐橙笑盈盈的眼神和小乔惊讶好奇又不好意思的目光里,终于烧红了耳朵。


马车继续一路颠簸,朝着未知的前路和命运奔去。

叶修在迷迷糊糊陷入昏睡前,想起韩文清在他耳边的低语:"我等你回来。"


他们将很快再会。


第一幕·名侦探的葬礼 完

评论(6)
热度(50)

© 做个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