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窝

杂食性爱好者的仓库。
【全职】爱叶修,爱兴欣。ALL叶主韩叶

【韩叶】大侦探叶修 01

【韩叶】大侦探叶修

*架空

*CP只有韩叶

*与原著时间线并不完全一致


序幕:
窗户被打开了——
猛烈的风裹挟着暗淡的阳光涌入高高的尖顶窗,沉凝的几近腐朽的空气被搅动和疏散,带动着宽大橡木桌上印着长剑与百合暗纹的一叠牛皮纸哗啦啦翻动起来,原本压在其上的一枚金币被掀翻,滚下桌子,一路滚进垂至地面的壁毯与墙脚的缝隙里。一线淡白的阳光恰好映照在深红壁毯上金线绣出的图画故事里——
死神穿着裹尸布,游荡在寂静的荒野上。


第一幕:名侦探的葬礼

荣耀日报的社会版大版面地登着嘉世侦探社刚刚帮助警方解决的连环杀人案,配着在这次案件里大出风头的新人侦探孙翔意气风发的帅气侧脸照片。在底下一个角落则登着一则简短的讣告:
"隶属于嘉世侦探社的叶秋先生,因病于前日过世。将于明天即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南山公墓举行葬礼。
嘉世全体员工,致以哀思。"

这条消息在荣耀帝国第一大报庞杂的信息之海里毫不起眼,就像被深埋的雷管的引线。


帝都警察局的大厅一大早便熙熙攘攘,丝毫没有被阴沉沉的坏天气影响。张佳乐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灵活地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快步朝着位于三楼的重案侦缉队跑去。重案侦缉队的副队长张新杰是个严谨守时,纪律严明的人,哪怕他们队很难有按时上下班的情况,也依然被要求能按时的一定要按时。而张佳乐是个生活中总会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的人,这就导致了他急匆匆的身影成了帝都警察局一道常见的风景。例如今天——张佳乐想起来依然皱了眉头——他在离着警察局三条街外的摄政大街上与一辆马车擦身而过,车里的美人全身笼罩在厚重的黑色斗篷里,就在她放下帽檐上的黑纱遮住脸庞前的一瞬,张佳乐眼尖地认出这正是嘉世侦探社的苏沐橙,嘉世大名鼎鼎的"幕后的名侦探"叶秋的助手。只不过这位美人的脸色非常糟糕,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张佳乐一时楞在当场,却被身边的行人碰翻了手上滚烫的咖啡,之后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被打湿的裤脚和钟楼的报时上,然而那不同寻常的一幕依然在他心里投下阴影。
这让他有些说不出来的焦躁不安。

不过这些情绪在撞上张新杰略含责备的眼神时全被抛之脑后,他加紧步伐,一边拍着手上残余的面包屑一边扬起笑脸同张新杰打招呼:"早啊副队长。"
张新杰点点头:"早。早餐不要吃得太急,对身体不好。"
张佳乐只觉得一口面包差点梗在喉咙里。

他讪讪地摸着鼻子,跟在张新杰身后进了重案侦缉队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里白言飞和秦牧云正端着咖啡凑在一起聊天,刚从实习生正式转入组里的年轻人宋奇英抱着今天的报纸给各人分发,正推开了大厅另一头队长的单间办公室的门,将一沓报纸整齐地摆放在那张大办公桌上。而重案侦缉队的队长韩文清,此时并不在这里。
白言飞和秦牧云看见推门而入的两个人,赶紧打过招呼之后便回去自己位置,宋奇英关好了队长办公室的门,也规规矩矩地向两位前辈问好。张新杰一一点头回应之后,便坐到自己桌前开始认真看起今天的报纸,准备做一些信息的收集和梳理。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连环杀人案已经结案,现在并没有什么亟需解决的大案子,于是他们这两天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清闲。
张佳乐也来到自己桌前,准备看一看一个旧案的卷宗,他昨天跟同队的林敬言提过,林敬言答应今天给他相关资料,而现在他看见自己对面林敬言的桌子上放着一杯还在微微冒着热气的咖啡,人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咦,老林呢?"
坐他斜对面的秦牧云说:"林前辈和队长一起去六楼贵宾接待室了。"
张佳乐只觉得自己的好奇心就像咖啡杯上的热气一般源源不断冒起来:"贵宾接待室?是哪位贵客居然能幸运到让老韩去接待?"
旁边桌子上的白言飞也加入了进来:"我看队长的样子可不像是去与绅士们谈论今天的天气的。不过好像来的确实是一位贵客?——那可是局长先生的秘书小姐亲自来通知的。"
众人脸上顿时露出了然的神情。
警局上下都知道局长先生很看重韩文清,重案侦缉队的大小事决策权一手交给他,这除了局长先生知人善任,当然更因为韩文清自身的能力、品德、人格——或许还有那张时常严肃得甚至可以称之为凶神恶煞的黑脸的原因吧。不过也正是如此——是说那张脸——其他部门的同事们都是没事绕道走,有事找副手,更别提六楼局长的那位看见韩文清就像耗子看见猫的秘书小姐了。
如此看来,这次确实是有重要的人,或者重要的事,需要韩队长亲自解决。

众人都起了兴趣,你一言我一语兴致勃勃地开始猜测起楼上的那位贵客的身份和来意。正当声音越来越大时,“啪”的一声让众人全都闭了嘴。
那边一直安静专注看报纸做笔记的张新杰,此时正扶着水杯,茶水洒在了桌上甚至快蔓延到他宝贵的笔记本……而张新杰,正皱着眉头看着报纸,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交换着疑惑不解的眼神。
张新杰却很快恢复如常,而宋奇英正赶忙拿了抹布去帮助清理水迹。
众人此时也都没有了继续聊天的心思,各自散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张佳乐挠挠头,正准备开始干活,大门一响,林敬言推开了重案队的门。
张佳乐高兴起来:"哟老林你可回来啦!楼上来的是谁啊……诶?"
跟在林敬言身后进门的人摘下头上的圆顶呢帽,对张佳乐礼貌一笑:"你好。张警探,好久不见。"

喻文州?
张佳乐有些惊讶。蓝雨船业是帝国一个老牌航运公司,不过真正成为这一行的龙头老大却是最近这十年的事,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眼前这位年轻人。
蓝雨轮船与航运公司的喻文州董事长。
难道今天那位贵客就是他?张佳乐心里想着,也向喻文州点头致意:"喻先生。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来我们这儿了?"
喻文州微笑着:"我是来履行帝国公民的职责,协助贵局公务的。"
这下张佳乐真的楞住了,他不记得他们有什么案子跟蓝雨或者喻文州有关啊?
这时张新杰也站了起来,和喻文州打招呼:"喻董事长,你好。谢谢你的配合。"
又转向林敬言:"一切都问好了吗?"
林敬言点头:"是的,没问题了。"
张新杰对已经走到他桌前的喻文州伸出手:"麻烦喻董事长了。"
喻文州回握住他的手:"我一向非常乐于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然后他看了一眼张新杰桌上还摊开着的报纸,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而微妙的神情:"您也知道这件事了吗。"
张新杰面无表情的点头:"是的。"
"那么,明天你们会去吗?"
张新杰顿了顿:"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那我期待着我们明天再见了。"
喻文州又微笑着向林敬言和张佳乐道别,然后不疾不徐地走了出去。

模模糊糊听完张新杰和喻文州对话的张佳乐完全一头雾水,他只觉得一肚子疑问,却不知从何问起。但看着张新杰越发严肃的神色又不敢贸然上前,只好拉着林敬言咬耳朵。
"老林,怎么回事?六楼的贵客是喻文州吗?"
林敬言点头:"没错。"
张佳乐不满:"没错什么没错,能劳动老韩出马简直错大了好吗?而且还是那个喻文州……赶快交代赶快交代!"
林敬言苦笑:"老韩在你们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行了别瞪我,是五月份海盗集会的事儿。你六月才来确实不知道,不过喻文州与蓝雨的家底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佳乐摸下巴:"我知道蓝雨十年前是海盗,不过现在他们可是洗得比张副的眼镜都要干净了。而且还是那位陛下面前的红人,他们怎么会和这个海盗集会的事扯上关系?"
林敬言说:"他们当然不想扯上关系。谁都知道现在这位陛下痛恨海盗,要不然怎么会取缔私掠船许可证然后闹出海盗集会。不过,那次集会好像牵扯到了曾经跟蓝雨有关的人。但是……"林敬言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这位喻董事长的手段不得了。现在陛下那边也决定息事宁人,今天算是来为这个事情收个尾。"
张佳乐感叹:"原来如此……老韩心里想必不痛快吧。"
林敬言摇头:"或许会不痛快,不过老韩不是纠结的人,这个事情他恐怕早就看清楚了。"
张佳乐点头:"也是。哎老韩呢,你不是和他一起去的吗?怎么你回来了他到哪儿去了?"
"局长单独找他有事呢。也不知道是什么,神情那么严肃。"

转眼到了午餐时间,张佳乐和林敬言决定一起到警局旁的小餐厅解决。一进去,便看见张新杰也坐在那儿,还是一副严肃地若有所思地样子。
两人也坐了过去。
"张副,先前喻文州和你说的什么,明天去哪儿啊?"到底还是张佳乐没忍住。
张新杰抬头看了他俩一眼,开口说:"明天去南山公墓参加葬礼。"他顿了顿,"叶秋死了。"

叶秋死了。
张新杰语气太过平淡,让和叶秋互为损友屡次被气得恨不得掐死他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像是听了个笑话。
他有些呆滞地转头看林敬言,发现平素最稳重的林敬言手里的勺子掉在了桌子上。

阴沉了许久的天空"哗啦"一声,大雨倾盆而下。

评论(2)
热度(57)

© 做个窝 | Powered by LOFTER